“六四”事件二十周年感言

1989年6月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抗議<br />
6月4日是中國政府武力鎮壓1989年北京天安門民主運動二十周年。


二十年來,中國經濟騰飛,社會也發生了很大變化。



今年4月中旬中國發佈建國以來第一份《國家人權行動計畫》,表示將“繼續加強民主法治建設”。但“六四”事件在中國仍然是禁忌話題。



國際人權組織批評說,“六四”事件二十年後的今天,中國政府仍然暴力打壓以合法手段關注和維護人權的活動人士與民眾,鉗制言論和思想自由。


今年,除了港臺和海外華人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外,一些學者、律師也在北京舉行研討會,認為“六四”事件是當代中國史上的一幕悲劇,也是一個分水嶺。


二十年過去了,您對當年這場民主運動有什麼記憶和評價?您認為“六四”事件對過去二十年以及今後的中國又有何影響?歡迎在此發表看法。





發表時間: 2009/5/20 上午 10:40 GMT

評論

評論數目:1,506

所有評論,原文照登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8:05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6.4这哭丧节又到了, 在这期间所听和所看到的题材还是20年不变, 那群6.4分子的口号也20年不变, 听和看都腻了. 他们没有新的思维也没有新的出路, 只吃着霉臭的老本. 世界变了, 世界进步了! 共产党也变了, 共产党也进步了! 唉, 唯独6.4分子一成不变.

6.4是甚幺? 是一场个人主义者的乌托邦闹剧吧. 这闹剧为中国和为百姓带来了甚幺? 没有这场闹剧中华民族会灭亡吗? 会退步吗? 会缺少人材吗?

要评价6.4! 如何评价? 它没有代表的历史人物, 它没有代表为国为民的主题, 它甚幺都没有! 如何写历史评价! 中国有数千年轰轰烈烈的历史记实, 这6.4算老几? 用放大镜把6.4无限扩大祇有评错而不会评对.

这场6.4闹剧中有没有引入外族势力呢? 绝对有. 但警告这群没有民族价值观的愚昧冒险分子, 引入外族会产生易请难送的局面, 如引蒙古灭宋的元朝, 如引满洲灭明的清朝, 经这两朝的出现, 中国在各方面都退步了几百年和伤尽了元气才能光复河山. 引入外族最成功的例子要算是孙中山先生这一派了.

LEE HK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8:05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十二)5月20-29日戒严期间,广场上仍有逾十万民众聚集,媒体采访工作并未停止。当时市郊有零星流 血冲突,但都是一些社会不法分子所为,军队严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命令,冲突并不严重,也有不少民众 向军人送水送粮、慰问军人,劝他们放下武器。
5月30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20余名师生集体创作的雕像民主女神被安置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侧,引起天安 门管理处不满,指该位置历来是重大节日期间矗立孙中山巨幅画像的地方,学生做法损害国家尊严。
当时学生早已出现三大势力,分别是:吾尔开希、王丹、柴玲。吾尔开希与王丹两派,同属温和、理性派,两派 同时主张撤退;只有柴玲一派主张留守。
在局势日趋紧张下,学生之间的矛盾也日渐突显。他们的分歧在于:谁负责做总指挥?谁管财务?接下来应采取 什么抗争手段?更迫切问题是:究竟撤退,抑或留守?在“撤退”和“留守”问题上,高校学生联会秘书长王有才 认为静坐已不能取得成果,主张尽快先撤回学校,再谋行动,但柴玲等人则认为必须留守,并指控主张撤退的人为 “投降派”。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56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十一)5月16日,数十万北京各界群众涌向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阎明复在学生前说:“改革需要你 们进行下去……你们要爱护自己,等待正义的裁判的这一天就要到来了。我请求你们,我可以和你们一起静坐,请 求你们能够爱惜自己。”然而学生未有理会劝告。
5月17日,严家其、包遵信等发表《五一七宣言》,进一步攻击邓小平是“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 迈昏庸的独裁者”,发动知识分子签名。
5月19日凌晨4时50分,赵紫阳突然前往天安门广场,含泪向学生道歉、劝学生撤退、并承诺政府不会秋后 算账,“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赵紫阳讲话后向在学生鞠躬,学生们十分感动,或鼓掌、或 哭泣,纷纷请赵紫阳签字。
5月20日早上10时,李鹏在电视上颁布北京部分地区戒严令,军队开往天安门,学生紧急到各入城路口拦截 军车。当夜从外地调进北京的部队,分乘卡车、装甲车和坦克,从丰台、六里桥、沙子口、呼家楼等处向天安门广 场方向前进,被市民和大学生阻拦。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56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身在国外这么多年,国外暴力镇压游行示威年年有,为什么如BBC之类的国外媒体怎么老抱着中国20年前的 事反复说事呢。这是从根本上仇华的极端表现,共产党也是太不自信了,把“六四”说出来,让国民去评论吧,凡 事有对也有错,说出来反正天又塌不了,何必老把主动权让给别有用心的人渣天天说事。当时我在北京,最后如果 不镇压,中国就真的完了,乱了。天安门最后什么血流成河,这种谎言说出来十八代祖宗都是不安息的。

反华先锋 泰国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54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事件过去了二十年了,国内由于没有探讨的平台,所以西方媒体为中国人搭了一个争论的平台,今天的争吵不亚 于 当年,有的人认为当年的果断措施是对的,并为没有斩草除根而惋惜。
中国人作为一个极大的群体,国内的争吵一直不少,只是沉默常常表现出一种被动与僵化的状态。而消灭争吵的 方式常常是高压与洗脑。
今天的激烈争吵标示中国在二十一世纪里要达到一种各方协商妥协和平发展的状态尚须努力。国内的暴力倾向依 然深重。你死我活的斗争依然是中国人消除争吵的当然第一选择。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国家的道路依然极远,中国 人 成为一个稳定与团结的族群仍须上下求索!!!

逸文 四川


逸文同志的评论很有见地。

CK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53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十)5月15日,学生发动北京大游行,长安街交通瘫痪,地铁前门站封闭,游行口号开始针对赵紫阳、李鹏 和当时教育部长何东昌,中央电视台每天转播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人民日报也不断报道。当天,在中共中央统战部 会议室,阎明复、李铁映、尉健行等与“北京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对话。当日,苏联领导人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 席戈尔巴乔夫中午抵达北京进行访问,由于广场上的学生仍在绝食请愿,欢迎戈尔巴乔夫的仪式临时改在北京首都 机场进行,原定其在北京市区进行的活动取消。此事对于邓小平有根本性的影响,认为学生行动实际影响了中共在 共产主义盟友中的威信。

——小插曲:当时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劝大家离开天安门,为政府接见外宾提供条件,他说,我们的运动不能脱离 爱国,现在国家要办大事,我们没有理由不让。但是他的话没有起作用。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48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九)5月13日,由柴玲等人发动的绝食运动,将学潮推上高峰。当日,数百名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 抗议政府拖延对话,要求政府肯定学生行动是爱国运动、推翻《四二六社论》。当绝食学生濒危的画面在电视上播 出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统战部部长阎明复约请知识分子斡旋,严家其、戴晴、刘晓波等到广场劝说学生停止绝 食,未果。
5月14日凌晨2点半,李铁映、李锡铭、陈希同等到天安门广场劝学生复课;下午16时,李铁映、阎明复、 尉建行等再与30余所高校学生对话,亦未果。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45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八)5月4日北高联宣布,从次日起,结束罢课。此时大多数人认为,赵紫阳返京后,事件应告一段落。
人民日报当天在头版报道指:“今天是五四运动70周年,北京20万青年以丰富多彩的内容来欢度 自己的节日。万名新团员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举行入团宣誓仪式。”文章亦报道了“首都40多所高校数万名学 生上街游行”,并指游行组织者宣布“5月5日起首都高校全部复课”。
5月5日,80%北京高校学生已复课,但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学生仍有一半学生罢课,有些学生认为中央 对学生运动的定性不改变就不应该复课,当晚北大和北师大“学生自治联合会”宣布次日将继续罢课。
5月7日,北大学生自治联合会成员王丹召开民主沙龙,号召继续罢课,声援准备到中国记者协会请愿抗议《世 界经济导报》事件的记 者。当天的美国《华盛顿邮报》也首次报道了两名学生领袖:北大学生王丹和北师大自治联合会主席吾尔开希。
5月8-12日,表面平静,实则很大的危机即将到来。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40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七)5月2日,上海学生为抗议《世界经济导报》整肃而游行,学生事前特别强调,游行口号必须排除反共口 号。北京高自联则选出请愿代表,由王超华、王丹、郑旭光带领学生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的信访部提交 声明,提出要由普选的学生代表与政府对话,要求允许旁听、有电视直播,双方代表要有相同的时间发言,且保障 学生代表的安全。当天,新华社刊载学生声明的全部内容。
5月3日,高自联即日召集47所高校学生代表举行会议,决定明天是否去广场游行,在场41票赞成,5票反 对,1票弃权。同一时间,广东一家向海外发行的报章《亚太经济时报》在北京筹划一场新闻界研讨会,该会早在 4月已安排好,原定反思五四运动的精神,刚好碰上学潮,会上议题集中在《世界经济导报》查封事件,席间各人 争论应否加入游行,最后会议拟定发起新闻界联署要求与主管新闻的中央领导对话,同时媒体员工可自愿参与学生 ,在五四当天一起游行。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35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六)4月30日起,学潮表面有所缓和,虽然9万北京大学生依然罢课,但约30%高校生已陆续复课。下午 ,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和市长陈希同与北京17所高校的29名学生对话,话题包括学生关心的反贪问题。
当天下午,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北大代表王丹、北京师范大学代表吾尔开希等人在香格里拉饭店举行记者会 ,批评那对话像记者招待会,由学生来充当记者,提问题。当晚一些学生就提出应该由学生选出的代表参加另一场 对话。兰州亦有数千名学生游行,要求与省长对话,未果,次日凌晨在校方的劝说下结束游行。武汉也有类似的学 生游行。
5月1日劳动节当天,政府与学生都在部署下一步行动。“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委员会”在北京大学召开记者 会,再次提七点要求,包括正确评价胡耀邦;公正评价学生运动;惩处日前新华门殴打学生的人;反贪污、反腐败 ;并且尽快起草新的《新闻法》,支持香港报人徐四民回大陆办报的要求;提高教育经费;由全国政协出组成专家 论证小组,检讨政府政策失误等。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32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五)4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维护大局 维护稳定》的社论,指出中国需要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否则只会为国家民族带来灾难。过程中,中共尝试将“ 极少数分子”与“广大学生”划下界线,申明四二六社论只针对“一小撮人”,但学生对谁是“一小撮人”莫衷一 词,纷纷要求推翻社论内容。
4月29日下午,在全国学联的安排下,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以及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何东昌、北京市委常 委兼秘书长袁立本、北京市副市长陆宇澄等,与北京16所高校的45名学生进行对话。会上,袁木承认“党风不 正和各种腐败现象有目共睹”,但强调大多数“干部、党员还是好的”,他并称中国“没有新闻检查制度”,现行 的是“各报刊总编辑负责制”。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30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四)4月23日,,北京市高校学生临时高联向全国各高校倡议无限期罢课时,申明事件焦点已由“悼念”变 成“争取自由民主”。当天北京《科技日报》突破新闻封锁,在头版报道学生游行活动,称“学生的行动代表了十 亿人民的呼声”。
4月25日,清华大学和平请愿组织委员会与中共领导层同意会晤,由15名学生代表会晤国务院副秘书长刘忠 德、北京市委副书记汪家缪等,但学生代表认为清华不应该单独与官方会谈,对话流产。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社论(后称四二六社论),把学运定性为“极少数人 发起的反革命动乱”,社论在当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播出,次日在《人民日报》头版发表。
4月27日,北京约5万名学生上街示威,虽然政府明令禁止游行,但警方并未强硬阻挠,学生的标语是“和平 请愿,不是动乱”、“打倒官僚”,以至“拥护共产党”,游行秩序良好,最终和平落幕。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25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三)4月21日,北大学生开始罢课,抗议在新华门被武警打伤,也有学生阻挡其他学生上课,当晚广场学生 剧增至20万人。由诗人北岛发起、150名学者连署的请愿信送交全国人大,声援学生,但未获接收。全国示威 活动升级,天津、南京、上海等地的学生试图进入北京声援,但是大多被阻拦,只有36人冒充工人身份进京。
北京19所高校学生组成“临时行动委员会”,提出灵柩绕广场一周,与总理李鹏对话,并要求官方媒体报道学 生悼念活动。
4月22日,胡耀邦的追悼会举行,天安门广场坐满等待一夜的几十万学生,军队加入维持秩序,学生们在人民 大会堂东侧按学校列队有秩序静坐,不少学校组织纠察队维持秩序。当广场上的喇叭宣布追悼会开始后,学生自动 肃立,齐唱国歌,有学生流泪,气氛肃穆。
追悼会下午结束后,学生虽然满意赵紫阳极大赞美胡耀邦的悼词,但接近一昼夜的静坐毫无结果,情绪激愤。学 生担心入夜出事,决定撤出广场,并“通电全国,无限期罢课”。
西安、长沙出现后来被称为“四二二事件”的严重骚乱。据报晚上5时起,西安有人焚烧二辆汽轮和五间房子, 逃走时又有人在西华门、钟楼附近焚车和抢劫商店。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19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二)4月19日,学生冲击新华门。他们要求进中南海献花圈被拒,武装警察以人墙阻挡学生,学生6次试图 突破警戒防线而未果,晚上更多学生加入,有人高喊“李鹏出来”,并与警方冲撞,扰酿至20日零晨,警察把学 生和围观群众隔开,新华门前仅剩下约300名学生,双方对峙,期间未有大型冲突。北京市政府用公共汽车把学 生拉回学校,有学生被拉上车后呼叫“打倒共产党!”。当时有个工人叫韩东方,他劝告学生,这里是中国最高权 力机构,这样非程序化的冲击,不是学运,而是动乱。
4月20日,有人借题发挥,公开喊出“打倒共产党”的言论,有人造谣指胡耀邦“是被迫害致死”,并公开号 召大学生成立联合行动委员会,到工厂、农村、商店动员各界反对腐败政府,北大有大字报指:“火烧中南海!” 报告亦留意到活动趋于组织化,一些学校提出成立高校学生自治会,以至成立修政宪法委员会,实行地方自治,实 现新闻独立等。北大举行民主沙龙,学生总结历次学潮的失败在于没有统导,北大学生王丹宣布废除原有听命于政 府的北大学生会,由丁小平、王丹、杨涛、封从德等7人建立“北京大学团结学生会筹委会”,下设宣传、工农、 纠察、联络、理论、后勤等八个部。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新增時間 : 2009/5/25 上午 7:12 GMT

此評論原文以簡體中文發表:

(一)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以73岁之年猝逝。当胡耀邦病逝消息传来,北大、清华以至上海多间大 学等均挂满大字报和挽联,有学生成立胡耀邦治丧委员会,准备在校内设立灵堂,陆续有人前往天安门广场悼念, 悼念的口号除了赞扬胡耀邦外,逐渐发展出对民主的诉求。
4月16日在上海复旦大学一场400人追悼会,有学生自由发言时说“一定要争取民主,民主是我们的。”同 日,西安市钟楼邮电大楼前的广场,亦有人挂上挽联说:“敢说敢干公正坚韧不拔是您的精神,民主科学法制是我 们永远追求的目标。”
4月17日,学生开始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当天下午,第一支游行队伍、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约500名学生在 人民大会堂东门举行悼念活动,过程中警察未能驱散群众,当晚广场上已经聚集上千人,除了政法大学学生外,还 有其他高校学生和普通市民增援。翌日凌晨,约3,000人学生从北京大学前往天安门,沿途近千名清华大学学 生加入。清晨,数百名学生在人民大会堂前静坐,要求人大常委接见,并向常委提交请愿信。

矢村りあ (中国籍) 深圳 中國

這個“暢所欲言”論壇是 
經過徹底編輯

更多BBC內容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